从中部的嬗变看江西发展之势


朱慧卿 作





陈石俊 人物速写 邹 沛 绘
  编者按

  刚刚过去的2018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是砥砺奋进的一年,也是收获满满的一年。在省委十四届七次全会上,省委书记刘奇对2018年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和党的建设各项事业,用“迈出新步伐、取得新成绩”给予肯定,让人鼓舞、令人振奋。实际上,近几年来江西的经济社会发展,一直是“悄悄地急行军”,一直在不张扬中进步。本期特邀我省知名学者陈石俊,从中部地区经济发展呈现出来的一些变化,来解读江西发展之势。

  主持人 

  本报记者 阮启祥

  特邀嘉宾

  陈石俊 江西科技学院副校长、江西省区域发展研究院研究员

  ●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写信祝贺在南昌召开的世界VR产业大会,无疑使这次大会彰显了影响世界的江西新高度。

  ●江西的发展态势对中部而言具有怎样的样板性意义,既需要实践给出答案,也需要理论予以回应

  主持人:刚刚过去的2018年,江西的发展迈出了新步伐、取得了新成绩。大事喜事不少,您对哪一件印象最深?

  陈石俊:如果只能说一件,印象最深的,当推2018年10月19日在南昌召开的世界VR产业大会。开幕当天,习近平总书记发来贺信。总书记的贺信,无疑使这次大会,彰显了影响世界的江西新高度。

  这次大会还有一大亮点,那就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开幕式上发出了受到极大关注的“马云之问”:世界VR产业大会在江西召开,为什么是江西?为什么不是江西?对这“两问”,马云都给出了他的精彩回答。

  在我看来,这两问,问得意味深长,问得极具深意。今天我们应该怎样来看待江西的发展?作为中部省份之一的江西,这些年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其发展的态势对中部而言具有怎样的样板性意义?这既需要实践给出答案,也需要理论予以回应。

  ●江西经济有个非常抢眼的地方,这就是经济总量增速一直处于全国“第一方阵”,GDP总量5年前进了3位

  ●江西的生态环境质量位居全国前列。南昌环境空气质量连续5年列中部6省省会城市之首

  主持人:您长期研究区域经济,对这些年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江西的经济发展,有着怎样的判断?放在中部地区来看,江西的发展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水平?

  陈石俊:自200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若干意见》出台以来,中部地区崛起态势始终引人关注。近些年来,江西是在不张扬中进步,一直在“悄悄地急行军”。

  党的十八大以来,江西经济有个非常抢眼的地方,这就是经济总量增速一直处于全国“第一方阵”:2017年增速8.9%,列全国第5位;2018年前三季度增速列全国第4位。由此带来一些总量指标在全国排位的前移和差距的缩小。比如GDP总量,2017年江西跨过2万亿的台阶,为20818.5亿元,在全国的排位由2012年的第19位提前到第16位,前移了3位;按不变价算,占比提高了0.3个百分点,人均GDP差距也缩小了200多元。

  不仅江西如此,放眼中部,除山西外,其他各省份的增速均有不俗的表现。

  增速排位靠前也带来总量(GDP)在全国排位的变化。 

  量的变化的背后,还要看到一些标志性的变化。比如三次产业中,第一产业的比重,江西在2017年已经降到了10%以下,为9.4%。事实上,从整个中部省份来看,2017年或2018年,第一产业的比重已经或即将进入“1位数”时代。2017年进入“1位数”的省份除江西外,还有安徽(9.5%)、河南(9.6%);山西为5.2%,早已进入10%以内;高于10%的有湖北(10.3%)、湖南(10.7%),在2018年或将进入10%以内。

  新旧动能转换成效明显,也是中部地区发展质量变化的一个亮点。比如,湖北综合科技创新指数在全国排位由2012年第11位晋升到2017年的第7位;河南制造业五大主导产业和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2017年比2012年提高了近10个百分点。安徽创新型省份建设成效明显,区域创新能力稳居全国“第一方阵”。与此同时,中部地区在生态文明建设、社会事业发展、提升人民群众福祉等方面取得的成效也有鲜明的特点。江西在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的推动下,生态环境建设、生态质量保护扎实推进,生态环境质量保持良好。截止2018年11月底,国家考核的断面水质优良率达到90.7%,空气优良天数比例88.3%,生态环境质量继续位居全国前列。南昌环境空气质量连续5年列中部6省省会城市之首。党的十八大以来,中部地区社会事业全面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与发达地区的差距缩小,特别是扶贫工作扎实推进,一大批贫困县实现脱贫摘帽,大批群众实现脱贫。

  当然,看到江西及中部省份一些重要指标的积极变化,并不意味着在较近的某个时间节点,中部省份有赶上东部省份的可能,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中部地区一些积极因素的评判。也正是这些积极因素的存在,使得中部发展显得如此的精彩纷呈。

  ●看待江西乃至中部地区稳步发展,既要看基础条件改善等“硬”因素,也要看解放思想转变观念等“软”因素

  主持人:江西乃至中部地区稳步发展的背后,以您的观察,究竟哪些因素在发挥作用?

  陈石俊:看待中部地区的发展,要关注两个因素:一是基础条件改善和发展积累的“硬”因素;另一个是体现解放思想转变观念、特别是起关键作用的“领导力”“担当力”等“软”因素。

  从基础条件改善和发展积累的“硬”因素看:党的十八大以来,中部地区基础条件的改善是巨大的。以江西为例,6年来,全省铁路运营里程突破4000公里,其中高铁从无到有,达到913公里;高速公路达到6000公里;航空水运等能力也大幅度提升(如南昌昌北机场2018年年客运量突破1300万人次)。这几年交通运输条件的改善,有力地打通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地理障碍,完全改变了人们的时空观念。这也是近年一些大型先进制造业企业布局中部地区的关键原因所在。另一个重要的基础条件的改善是电力供应。就整个中部地区而言,基本实现由供电不足到基本平衡、甚至在一定时段出现能力过剩的转变,这一变化也是巨大的。

  从解放思想转变观念的“软”因素看:我们常说,与东部地区比,中西部地区既有经济上的差距,更有思想观念的差距,这是不争的事实。说是思想解放瓜熟蒂落也好,说是改革开放水到渠成也好,亦或是东部地区的示范引导也好,中西部地区干部群众的思想观念已发生深刻变化,并由此焕发出强大的发展能量,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在这过程中,决策层及干部队伍积极作为呈现的“领导力”“担当力”,也起着关键性作用。如果看不到这一点,很难解释近年来中部地区的发展现象。

  梳理中部地区发展的“软”因素,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抓住机遇的意识和能力。善于把握形势的变化,适时推进相应的战略及举措,让机遇变成机会,让机会变成行动。河南提出的打好“四张牌”,湖南提出开放崛起“五大专项行动”,湖北提出“3121”工程、“双九双十”行动,等等,都体现了把握机遇的决策智慧。

  二是科学谋划布局的能力。宏观谋势,中观布局,微观落子,及时提出对当前乃至长远发展具有深远影响的新规划、新布局。如湖北推出“一主两副多极”,湖南持续推进“长株潭一体化”,安徽提出完善“五大板块”、推动“合肥都市圈一体化”,等等。江西积极谋划和推动赣江新区建设,获得国家批准,使之成为全国第18个、中部地区第2个国家级新区,为江西未来创新发展赢得了一个巨大的支撑平台,影响深远。中部地区这些具有全局性意义的战略举措,使区域经济布局和协调化发展,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三是强有力的行动执行力。近年来,如何适应经济形势的变化,实现经济增长稳中有进,是对地方党政决策层的严峻考验。中部地区能在转型中保持较快的经济增速,也从一个方面体现其决策力、执行力。比如,安徽省出台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30条”和支持“三重一创”建设“10条”意见,河南建立淘汰落后产能“清零行动”,湖北推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三年攻坚行动”,等等,都是反应迅速,执行有力的很好例子。

  ●江西航空产业、VR产业的发展,是江西决策层及干部队伍“领导力”“担当力”的生动体现

  主持人:能否具体说说,江西经济发展“软”的因素特别是“领导力”“担当力”的关键作用,有哪些表现?

  陈石俊:我举两个事例来具体说明。

  江西在推动航空产业发展方面所展现的作为,或能提供一个中部省份“软”因素的生动注解。

  早在“十二五”时期,江西即提出建设南昌瑶湖机场的规划,但推进速度一直很慢。2016年开始,省政府新一任领导基于江西航空产业的基础条件及民航产业市场前景的判断,对航空产业作出新的谋划和部署,提出让江西“航空产业大起来、航空研发强起来、江西飞机飞起来、航空小镇兴起来、航空市场旺起来”的新构想,并迅速部署实施。项目推进中,各部门展现了空前的执行力。瑶湖机场跑道垫底需沙子460多万方,如按当时的进度,仅这项工作就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在省政府的直接督促下,仅用7个月的时间,一条长3600多米、宽60米的跑道即在2017年的10月完成。瑶湖机场跑道建成的意义在于:在中东部地区类似机场近期再难获批的情况下,实际上为江西平添了一个十分难得的发展航空产业的稀缺资源,并形成强大的吸引和辐射带动能力。事实也正是如此。跑道建成以后,很多依托跑道试飞条件的飞机制造企业迅速聚集过来,相应的航空飞行器交易中心也正在筹备当中;一些重要的国际性大型航空公司,正在考虑将瑶湖机场作为维修保养后勤基地。特别是国家已将这里作为国产大飞机C919的核心试飞基地。2018年10月27日,C919国产大飞机102架机正式转场瑶湖机场。

  对VR产业的发展,也是体现江西“软”因素的另一个重要方面。

  2016年,江西在谋划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时,把目光投向了VR产业,认为VR产业是继电脑、手机之后下一个亿万级的新兴市场,江西不能缺席。在国内新的起跑线上,江西必须尽早布局、抢占先机。为此提出,按照“错位发展、产业聚集、链条协同”的原则,全力打造VR产业集群、VR技术创新、VR应用示范、VR人才集聚、VR政策环境“五个高地”。目标提出后,行动立即跟上。先后派出工作组,与世界一流的VR企业接触,邀请他们来南昌考察,给出优惠政策,吸引项目落户。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先后有联想新视界、清华紫光等国内外知名VR企业落户南昌。与工信部合作,在南昌召开世界VR产业大会,则是江西助推VR产业发展的一项重大举措,希望藉此在更高的层次上营造氛围、招引客商、开展合作,促进产业发展。事实也证明,大会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会议期间,签订了涵盖VR产业硬件、软件和应用的意向性项目协议157个,投资总额630多亿元。这也无怪乎马云有“为什么不是江西”之问!

  上述江西几个方面工作推进情况,在中部省份并不是个例。事实上,考察中部省份近年的发展情况,各省都有一些富有特色的亮点。比如安徽的语音翻译电子产业、湖北的光纤产业、湖南的文化创意产业等,都极具创新性、引领性。某些“单打冠军”树帜全国,将成为中部地区未来发展的重要特征。这是我们看待中部地区发展现象始终不能忽视的一点。

  ●“五型政府”建设,以及随着激励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举措落地,将使江西发展的势头更为稳健

  主持人:江西如何进一步凝聚“软”因素的巨大能量,在中部崛起中展现新姿态、新作为?

  陈石俊:能否进一步凝聚“软”因素的巨大能量,是中部地区能否在高质量发展大背景下,展现中部地区崛起新姿态的关键。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充分调动广大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形成强大的“领导力”“担当力”。在这方面,江西省委、省政府有两个“动作”引人关注。一个是提出“五型政府”建设,另一个是激励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

  关于“五型政府”建设,在2018年9月江西省政府印发的《实施方案》中,提出建设忠诚型、创新型、担当型、服务型、过硬型“五型政府”的要求,目的是以增强政府理解力、执行力、创造力和公信力为重点,着力引导和推动全省政府系统及其工作人员铸牢忠诚之魂、勇闯发展新路、担当时代使命、提升服务效能、锻造过硬本领,为富裕美丽幸福现代化江西建设注入新动力,共绘新时代江西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新画卷。

  “五型政府”建设,既是针对当前干部队伍当中存在的突出问题的严厉整治,也是增强干部的本领和能力的重大举措,更是锻造过硬的“领导力”“担当力”的系统化工程。最终,是落脚在现代政府治理的务实高效上。

  关于激励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省里印发了《中共江西省委关于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实施意见》,在干部选优汰劣、激励保障、澄清正名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和举措。其中一个最为鲜明的亮点是,建立健全容错纠错机制,旗帜鲜明为敢于担当的干部撑腰鼓劲。

  省委的这个《意见》,对如何调动和保护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在操作层面作了制度性安排,这是在干部考察、提拔、任用上的一个重大突破。只要用人风气清朗,德才兼备者提拔重用,加之“五型政府”建设催生的新作为、新效能,毫无疑问,将使“领导力”“担当力”大为提升,政府治理绩效必将因之而大为改善,经济社会发展的势头也必将更为稳健。

  主持人: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新起点、新征程,您对江西、对中部的发展有着怎样的预期?

  陈石俊:随着长江经济带建设、长江中游城市群建设等国家战略的深入实施,以及相应的政策条件叠加作用的增强,中部地区仍然有着极为有利的发展机遇,延续当前的良好态势,应是可期的。按照党的十九大的战略部署,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江西经济总量将达到2.6万亿。与此同时,经济结构出现新的变化,高新技术产业比重将达到35%以上,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将达到45%,科技进步贡献率将达到60%,进入创新型省份行列;生态优势将进一步发挥,生态质量全国领先,成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领跑省;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进一步提升,社会文明程度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实现较大幅度的提高。

  江西与整个中部地区发展有一定的共性特征。未来几年,中部地区的发展将呈现以下特点:

  一是继续保持较好的崛起态势,高质量发展成为主旋律。在“三基地一枢纽”(即全国重要粮食生产基地、能源原材料基地、现代装备制造及高技术产业基地和综合交通运输枢纽)的定位进一步巩固的同时,一些战略性新兴产业将异军突起,成为重要的新的经济增长点,并有力地牵引地区经济发展质量的提升和结构的改善。

  二是经济发展的三大动力将明显增强。第一是开放动力,第二是创新动力,第三是回乡创业的动力。第三点尤其值得关注。多年来,中部地区都是劳务输出大省,也是人才输出大省。这些在外工作、创业有成者,回家乡发展已是一种趋势。江西回乡创业者已达到40余万。他们带来的技术、市场和投资,成为地方重要的发展力量。从这点看,我觉得省里部署的请“老乡回家乡,校友回母校,战友回驻地”工作,特别有意义。

  三是资源优势将更为有效地转化为经济优势、发展优势。中部地区大多属于资源大省,农业资源、矿产资源、生态资源丰富,这些资源与市场机制体制,以及新技术、新模式有机结合,愈来愈显示出其市场价值。

  四是人才的聚集因素正在有效显现。多年以来,人才“孔雀东南飞”,是中部发展之痛。现在这种状况呈逐步改变之势。这对中部地区发展的积极影响将是极为深远的。

  在看到中部地区发展的良好趋势的同时,也要看到面临的问题和不足。如发展水平、开放程度的差距,以及更加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对中部地区发展带来的影响,等等。这些都需要我们在新起点、新征程上苦干实干,风雨兼程再出发!